在昆明 您好,游客!
+ 帖 子 + 投 票 + 直 播 & 回 复

1Next >

ico 一篇迟来的转载

昆明龙摄影1 发表于:2012-11-22 17:54 楼主 [回复] Top
昆明龙摄影1 用户等级用户等级 积分:2734 金币:24 人气:9 给Ta留言

随意找出一张已经过期2年的《昆明晚报》用来包东西,但是忽然看到了一则新闻,爱情天梯的男主人公刘国江去世了!这突然唤起了我的一些记忆!那还是某年从广播里听到的一个故事,一个发生在重庆的爱情故事,现在作为一个婚纱摄影行业的工作者,每天见证的都是幸福,每一对新人都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爱情故事,但爱情天梯这个故事却是那么的让人震撼,小编在网上又再次找到了这个故事,在进行图文编辑后转载,时隔几年了,昆明龙摄影只希望通过这样一篇迟来的转载让更多的新人能够看到,祝愿天下有情人能够相伴一生、永远幸福……  “

  本报讯 前天下午,享誉海内外的江津中山古镇“爱情天梯”男主人公刘国江病逝,享年72岁。老伴徐朝清悲痛不已。她称,无法承受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,不知道今后一个人该怎么办。

  五十多年前,江津中山古镇高滩村村民刘国江和比他大10岁的寡妇徐朝清相爱,遭来村民闲言碎语。他们携手私奔到与世隔绝的深山,过着近似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,靠野菜和双手养大7个孩子,互称“小伙子”和“老妈子”。

 

 

虽然“老妈子”一辈子也没下过几次山,但为让爱人出行安全,“小伙子”一辈子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,一凿就是半个世纪,从小伙子凿成老头子,凿出6000多级“爱情天梯”。

  2006年,这个故事经本报报道后,在全国引起轰动。来自国内外百余家媒体和不少游客蜂拥中山古镇,攀爬“爱情天梯”,探望这对老妻少夫。当地政府更是以此开始打造爱情天梯旅游景点。刘国江、徐朝清夫妇曾被评为2006年度感动重庆十大人物,他们的爱情也被评为中国当代十大经典爱情故事,还有人拟将其拍成电影。

  据了解,刘国江因脑血管破裂病逝。本月7日凌晨3时许,刘国江像往常一样起床去地里看庄稼,约一个小时后,他回到家,突然瘫倒在地。12日下午4时40分,刘国江在儿子家里闭上了眼睛。刘国江病逝后,前来悼念的乡亲络绎不绝,当地政府主要领导也连夜前往悼念。

  自从老伴摔倒后,徐朝清就几乎不吃不喝。老伴去世后,她一直以泪洗面,反复说不知道今后一个人该怎么办。她说,待自己去后,要和老伴刘国江一起葬在“爱情天梯”的尽头。

  “我们要为他们的‘爱情天梯’建一个爱情博物馆,派专人看护。”中山镇党委书记程纵挺说,他们将让6000级爱情天梯维持原样,并修建防护栏。刘国江和徐朝清居住了半个世纪的小屋就是爱情博物馆,也将保持原样。博物馆里,将陈列着见证这对绝世恋人的所有物品,包括刘国江用过打凿“爱情天梯”的钢钎、铁锤、用了半个世纪的煤油灯、发黄的毛主席语录、本报关于“爱情天梯”的报道……

  当地政府还透露,刘国江的葬礼在本月18日举行。

  整整一天了,82岁的徐朝清几乎没挪动过身子,静得如同雕塑。她一直木讷地坐在“小伙子”的遗体旁,哀怨地凝视着面前那具黑木棺材。里面,装着那个曾承诺要陪她一辈子、照顾她一辈子的爱人。对徐朝清来说,老伴走后这一天,比她和“小伙子”在山里隐居的半个世纪都要长。

  昨天的江津中山古镇长乐村,那座叫半坡头的山脚下,那6000级“爱情天梯”的起点处,空气依然清新,流水依然清澈,桫椤林依然茂盛,空旷的山谷将凄婉的哀乐尾音拉得很长很长……

  “小伙子”刘国江的灵堂就设在三儿子刘明生家里。“你走了,我一个人怎么办?”低沉的旋律中,徐朝清不停重复这句话。

  没人能回答她,徐朝清也不需要别人回答——“小伙子”的去世,带走了她的一切,甚至6000级“爱情天梯”于她,都已无意义。

  徐朝清不时把脸贴在棺木上,用手抚了又抚。淌下的泪还挂在腮边,新的泪,又溢出眼角。

  “你走了,今后我一个人怎么办”

  “要是不摔那个跟头……”徐朝清喃喃道。

  7日凌晨3时许,刘国江像往常一样起床去地里看庄稼——猴子、野猪等动物常常半夜来糟蹋——约一个小时后,刘国江回到家,刚在床头坐下,突然栽倒下去!

  “小伙子,啷个了?快起来!”徐朝清惊慌扑上去,拼命摇动老伴。刘国江毫无声息。

  “刘三(指三儿子刘明生),快来,你老汉不行了!”黑暗中,徐朝清冲到半坡山顶,也是“爱情天梯”最顶端,对着山下凄厉地喊,全不顾住在山脚的儿子能否听到。山间,只有她自己带着哭腔的回音,和雨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。

  徐朝清又踉跄着跑回屋,奋力将体重是自己近两倍的老伴扛上床,盖上铺盖——海拔1500米的山顶半夜很冷。

  “下山找儿子。”这是徐朝清惟一能想起要做的。她拿起电筒,在夜雨中冲下山去。

  和“小伙子”上山半个世纪以来,这是徐朝清第一次将老伴留在家里,自己一个人走这6000级天梯——“都是他牵着我的手,扶我下山。要不,他下山办事,我在家里等他。他从不放心我一个人走山路。”徐朝清对记者说,但她的眼光依旧定格在那具黑木棺材上。这一次,在这个雨夜,徐朝清终于独自下山——她要救老伴!

  雨夜里,湿滑的天梯上,徐朝清第一次嫌这6000级要走这么久。她一次次摔倒,一次次爬起来……5时许,她终于擂开儿子的房门。

  “我吓呆了。万万想不到妈妈半夜三更会一个人下山,还蓬头垢面的,浑身裹满了泥。”刘明生说,他当时差点没认出自己的亲娘。

  刘明生叫上妻子陈洪治和家里所有人,飞奔上山。“母亲非要和我们一起上山,但她的肩、背和腰已经摔伤了。我们没准她跟来。”

  天未亮,刘明生等人已赶到山顶。此时,刘国江已无法开口说话。“我们准备抬他下山时,他艰难地举起手,颤抖着指了指橱柜上的全国十大经典爱情证书,和一日本友人为他和妈妈画的像。”刘明生明白,父亲是要他将这些东西一起带下山——那都是父母绝世爱情的见证。

  “抬着父亲下山后,老远,就看到冷风中,母亲抱着双肩,站在院坝上,向山上张望。天刚亮,我们就把医生请到了家里。”刘明生说。

  医生诊断,刘国江是脑血管破裂,导致脑淤血。

  “你说了要照顾我一辈子,陪我一辈子的,啷个就先倒了。今后我一个人怎么办?”这是徐朝清那天对“小伙子”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“你说要带我坐飞机火车,你说话不算话”

  此后6天里,刘国江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。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,但我们说什么,他能听懂。”刘明生说,父亲临走前几天,母亲一直守在他身边,几乎没吃过什么东西。

  6天里,刘国江能做的,只是让“老妈子”拉着自己的手,听她回忆半个世纪以来,在深山老林里,与世隔绝的生活。

  每当看到那些带下山来的证书、画像,躺在床上的刘国江就会眼神发亮。那幅画像,是今年3月,一位日本友人专程上山看他们时带去的。“我在网上看到你们的爱情故事,太感人了,这是我在日本凭感觉为你们画的年轻时的画像。”当时,听了翻译的话,徐朝清笑着说:“不像,不像。”但此刻,徐朝清却笑不出来:“我说不像,‘小伙子’一个劲劝我‘收下嘛,别人一个心意’。”

  两年来,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上山看他们,也给这对与世隔绝的恋人带去很多山外的东西。一开始,他们害怕,也不习惯“凡人”打扰他们。在经历了惶恐、逃避、好奇之后,已能坦然尝试接受外面的世界,他们的生活因凡人的打扰而变得逐渐“文明”起来。不变的依旧是那份质朴,那份不染尘垢的爱情以及那条“爱情天梯”。

  “我们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,政府给我们送来电视,你还没看够,却要丢下我走了。我一个人活着还有啥意思?!”徐朝清的语气幽怨:经典爱情故事颁奖时,你去过湖南,还坐过飞机。重庆十大感动人物,你又去了重庆,见过那么大的场面。每次,你都说我身体不好,不让我去。你说过哪天要带我坐飞机,坐火车。你还说你身体比我好,比我年轻,要给我送终。你说话不算话……徐朝清旁若无人地对着棺材埋怨“小伙子”,语气中,带着往常惯有的嗲声。

  12日那天下午,刘国江突然有些烦躁,他用颤抖的手指示意“老妈子”将证书和画像放到他身边。“我给他拿来了,他还在那儿指。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是一把放在墙角的铁锤。”徐朝清突然明白了,她将铁锤拿来,又找来一根铁钎,放在老伴身边,刘国江终于安静下来。

  当天下午4时40分,刘国江在儿子家里永远闭上了眼睛。身边,放着最能见证他们绝世爱情的物品。

  “父亲去世时,他们俩的手一直紧紧握着。我拖了好久都没拖开。”刘明生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你走了,谁来陪我唱《十七望郎》”

  “我们两个一天也分不开”,记者想起两年前,第一次见到刘国江夫妻时,他们说的话。但现在,这个经典的爱情故事却残酷地出现了“断层”。徐朝清说,“小伙子”的去世,带走了她的一切。她不知如何应对今后的生活。

  刘明生说,他们会把刘国江葬在山顶,“爱情天梯”的尽头,再接妈妈在自己家住下。但徐朝清不高兴了:“不行,你爸葬在哪,我就要住在哪。我要一直陪在他身边。没有我,他也会不习惯的。”

  “你走了,哪个叫我‘老妈子’,哪个来陪我唱《十七望郎》?”记者离开时,徐朝清仍趴在黑色棺材上,和“小伙子”说着自己的心里话。

  凄婉的哀乐中,徐朝清又哽咽着,轻声唱起那首她以前和老伴最喜欢唱的山歌——《十七望郎》

  初一早起噻去望郎

  我郎得病睡牙床

  衣兜兜米去望郎

  左手牵郎郎不应

  右手牵郎郎不尝

  我又问郎想哪样吃

  郎答应:百般美味都不想

  只想握手到天亮

  初二说噻去望郎

  ……

  “小伙子”走了,但“爱情天梯”还在,爱还在,爱情亘古不变

 

+ 帖 子 + 投 票 + 直 播 & 回 复

1Next >

发表回复

回复帐号: 匿名发布 审核后可见,或请先 【登陆】 【免费注册】 【加载完整在线编辑器】
回复内容:
验证码:
 

服务条款

广告报价 | 付款方式 | 网站建设 | 关于我们 | 天气预报 | 网站导航 | 留言反馈 | 手机版
© 2015 zaikm.com 版权所有
客服QQ:279173139    客服电话:156-870-87051
在昆明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滇ICP备11006420号-7/

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82号